乔屿屿屿屿

脑洞贼大。偏爱各种不正经AU及神奇拉郎。
杂食党。主法革/音乐剧/MCU/HP
辣鸡文手,更新随缘

Dream【双扎】

*双扎水仙,慎点。
*莫扎特米扎,沃尔夫冈豆扎。
  莫扎特喝醉了。
  他攥紧一瓶苦艾酒傻笑,他歌颂着音乐,模模糊糊的揽过一个美丽的姑娘亲了一口,在换来娇羞的笑后栽倒在了酒桌上。在这夜晚的狂欢中,没人注意到这昏睡的作曲家。在酒精的作用下,莫扎特陷入了一场怪诞的梦境。
  莫扎特睁开眼时满天繁星闪烁。他坐在一架钢琴前,屋内的陈设除了钢琴外都破旧不堪,这正是他在维也纳那间可怜的小房子。自己刚刚在脑中谱成的曲子这时候正被人弹奏着,如水的月光倾泻在那一身白衣的少年身上,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眼。
  莫扎特鬼使神差的没有打扰他,只是就这么盯着他,直到这音乐最后一个音符飘散在空气中,然后,莫扎特对上了一双明亮的蓝眼睛。
  莫扎特没想到那个人就这么径直朝他扑了过来。“您喜欢我的这首曲子吗!”那个少年的眼睛里闪烁着期待扯住了莫扎特的袖子。他像一只欢快的鸟儿一样在莫扎特耳边絮叨,白衣上下翻飞着把他弄得晕头转向。
  “我认为这首曲子再棒不过啦!”少年鼓起腮帮子冲莫扎特做了个鬼脸“这可是皇帝,不,上帝才配享受的仙乐!”
  一脸懵的莫扎特看着这个热情洋溢的少年,他这时正试图把乐谱塞进莫扎特手里。在三分钟过后,莫扎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
  这是他的曲子!(只是还没写出来)
  这是他的屋子!(这陌生人却熟悉得像是自己家)
  “您是谁?”莫扎特揉着自己的额角,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他确实是在做梦。)
  “沃尔夫冈.阿玛迪乌斯.莫扎特,先生,我是个音乐家。”少年行了个绝对不算标准的礼。他的眉眼间洋溢着热情,好像一刻都停不下来。
  莫扎特一时没转过弯来,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这个同名人。
  “我以为您明白呢。”沃尔夫冈吐了吐舌头接着说“我也是莫扎特呀,不过,我是另外一个莫扎特。”
  梦里没有什么逻辑,呆愣了两分钟后,莫扎特愉快的接受了自己这个新朋友。然后,他们谈起了各自的生活。他们肩并肩坐在琴凳上,讲康斯坦斯,讲萨列里,讲席卡内德。他们一起思念父亲,思念他们亲爱的姐姐。他们一起嘲笑权贵,互相祝贺对方从科洛雷多的魔爪下获得自由。最后,他们的话题还是谈到了音乐。
  对于两个莫扎特来说,还有什么事情能比音乐更重要呢?这两个莫扎特提起音乐都是一样的激动,两个相似的灵魂碰撞着,他们轻而易举的理解对方对曲子那些大胆的构想和奇妙的创新。
  沃尔夫冈比莫扎特要更活跃一些,他激动的在琴房里走来走去,挥舞手里那一叠乐谱,莫扎特拿着羽毛笔匆匆的在羊皮纸上写下他们的灵感。然后,沃尔夫冈又一屁股坐在了那架纯白的钢琴前,十指灵动的跳跃着,任由音符从他的手下飘出。
  然后莫扎特也坐了下来,黑白的琴键上又多了一双手。
  两个莫扎特配合得精彩绝伦,这刚谱成的音乐从窗户里溜了出去,伴随着和风飘散。
  他们上了瘾一样的演奏着,一曲接着一曲,他们开心的咧开嘴笑着,那穿过透气窗撒在这两个上帝的宠儿身上的微光把他们刻画成歌唱的天使。
  他们弹奏得精疲力竭却不肯停下,直到教堂那浑厚的钟声敲响。
  “我很享受这段时光,我喜欢和你待在一起。”莫扎特抿了抿唇,从自己手上解下一串星星手链,套在了沃尔夫冈手腕上。莫扎特身上总有一些小饰品,他一动起来,就会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沃尔夫冈打量着这件礼物,对着月光好好欣赏了片刻。然后,他支起了身子,附身在莫扎特眼角那颗用金粉涂抹的星星上落下一吻。
  “我喜欢星星。”
   他把这颗星星收进了心里。
  该到了沃尔夫冈离开的时候了,梦总有结束的时候。他们心底隐隐约约都明白。
  “我们还能再见吗?”莫扎特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
  “当然呀。”沃尔夫冈又一次笑了,他比之前任何一次都笑得灿烂。
  “我是音乐,我无处不在。”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