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屿屿屿屿

脑洞贼大。偏爱各种不正经AU及神奇拉郎。
杂食党。主法革/音乐剧/MCU/HP
辣鸡文手,更新随缘

【Dunkirk/空军组】Kiss

  柯林斯从干瘪的烟盒里摸出了一支皱巴巴的纸烟,金发的飞行员倚靠在冰冷的木板床上,瞪视着这一片黑暗。
  道森的船把他从敦刻尔克那片流淌着死亡的海域送回了不列颠的怀抱,然后轰隆吼叫的火车带着他回到了熟悉的空军基地。长官拍了拍他的肩,慷慨的给了这才下战场的小伙子一整周的假期,因为他看起来好像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难以抬起。
  飞行员把飘忽的思绪从半空中扯回,火柴自砂皮上擦过燃起了一小簇火光,他手中的烟卷掠过火焰,在一片漆黑中亮起了一个小小的光点。暖橙色的光点向上移动,然后柯林斯咬住了这截香烟。尼古丁自他干燥的唇畔畅通无阻的渡进了胃里,这些飘起的烟雾徒劳的想要将敦刻尔克潮湿的海洋气息从他的身体里驱逐,却只能使那些印记更深刻的铭刻进他的骨髓里。
  柯林斯抽得很快,忽明忽暗的光点闪烁在黑夜里,他依靠着尼古丁静静的思索着,脑海中回旋着炸弹的呼啸声和潮汐拍打悬崖的声响。飞行员抽掉了半根烟,然后极为珍重的灭掉火星,将剩下的半根塞进空荡荡的烟盒。他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发酸,但是柯林斯不想流泪——至少他现在不想流泪。
  *
   柯林斯喜欢飞行。他把喷火战机拉高到两千英尺以上时,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在白云簇拥下自由了。然而法瑞尔老是嘲笑这个浪漫的小伙子,他叼着烟卷告诉他,他们飞上天不是为了什么灵魂自由,是为了多干掉几个德国鬼子。法瑞尔的驾驶技术显然是他们整个中队最出色的——想到这一点就让柯林斯有些憋气。
  “你不懂!”柯林斯某一次在宿舍对着他的飞行搭档嚷嚷。
  “你的浪漫主义没法帮你挡住德军的飞弹。”法瑞尔笑嘻嘻的回应他的伙伴,然后在隔天,老飞行员替浪漫主义的小伙计击落了一架企图从左翼袭击柯林斯的德军战机。然后回到地面上时,金发的男孩红着耳廓向法瑞尔道了谢——顺便还递上了一盒烟。他自己不抽,但他知道年长的飞行员喜欢尼古丁。
  很快他们就熟悉了,在法瑞尔的手把手的教导下,柯林斯的飞行技术也已经相当出色。他已经击落了数十架敌机——法瑞尔说这足以成为他回乡后数十年里吹牛皮的资本。他和法瑞尔也已经相当熟悉了,柯林斯对于他在空中发出的指令几乎是无条件服从,因为法瑞尔几乎总是正确的。他们是整个中队里最耀眼的一对搭档,对此柯林斯万分自豪。
  柯林斯没费多大力气就发现了法瑞尔的一个怪癖。他发现自己的搭档兼室友总是会在每次出任务时在烟盒里留下一根烟,然后在安全回来时抽掉它。柯林斯去问过法瑞尔,他叼着烟卷告诉柯林斯,他每次飞上蓝天时,总是告诉自己要活着回来吸完这根烟。
  *
  年轻的小飞行员从没想到死亡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他自己击落了很多架战机,但从未真正亲历过死亡队友的死亡。那原本是一次很容易的任务,柯林斯握着操纵杆漂亮的甩了一个弯,瞄准了一架德军战机,然后他听见了轰鸣声。一架冒着烟的喷火战机旋转着坠落,片刻前柯林斯就停留在那个位置。一架从逆光处袭击的战机击中了那架喷火。
  “敌军有援助,立刻返航。福蒂斯二号。”法瑞尔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的鼓噪声在一千英尺以上的高空中落进他的耳中,他驾驶着战机,凭借娴熟的技术和法瑞尔迅速返航。
  “原本该死的是我。”柯林斯缩在自己的行军床上,紧闭着双眼不去看对面的法瑞尔。法瑞尔一如既往的点燃了他留下的那根烟。
  “这不怪你。”法瑞尔自己虽然为战友的逝去而悲痛,但他已经经历了很多次这样的场景。“这是战争,柯林斯。”尼古丁被他吸入肺中,他只能这么告诉他的搭档。这是他妈的战争,而战争就是要死人的。法瑞尔发现自己在庆幸坠机的不是柯林斯。Fuck,法瑞尔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给我一支烟。”柯林斯抬头,他从未尝试过抽烟,但此时他却想用尼古丁麻痹痛苦。
  “只有这个。”法瑞尔犹疑了一下,递过自己剩下的半支烟。“这是我剩下的最后一支,你知道我的习惯。”
  柯林斯没有介意。他接过了那半支烟,呛人的烟雾沾染着法瑞尔的味道涌进他的胃里,然后他剧烈的咳嗽起来。
  当柯林斯咬住烟卷时,他发现他真正害怕的是法瑞尔也会像那架喷火一样坠落。柯林斯伴随着间歇的咳嗽抽完了那半根烟,尼古丁好像使他踏踏实实的落在了地上。他一向都带着那种英国人特有的拘谨,但这时候好像一切都不成立了。
  柯林斯站起了身,给了法瑞尔一个吻。他安静的凑上去贴住法瑞尔的唇,老飞行员唇上烟草的苦涩味传了过来。在柯林斯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法瑞尔主动加深了这个吻。他们拥抱在黑夜里,用绵长的亲吻来确认对方的存在。
  后来柯林斯也多了一个习惯。他在每次平安降落后分享法瑞尔的半根烟,然后和他的爱人交换一个吻。
*
  柯林斯感到很累了。疲倦从他的四肢百骸里传递出来,行军床好像一个人怎么也捂不暖和。他把烟盒收进了自己的抽屉,他是从法瑞尔的枕头下摸出烟盒的——法瑞尔老是把这只烟放在那儿。
  柯林斯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想象着法瑞尔再次踏进这间宿舍,点燃这半根烟然后与他亲吻,他就这么睡着了。
  他梦见了法瑞尔站在敦刻尔克的海滩上和他招手,背后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一口垃圾粮。被虐到哭唧唧。
 
 
 
 

评论(11)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