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屿屿屿屿

脑洞贼大。偏爱各种不正经AU及神奇拉郎。
杂食党。主法革/音乐剧/MCU/HP
辣鸡文手,更新随缘

【贾尼】Fall In Love(1)

  贾尼霍格沃兹AU。斯莱特林学长贾x拉文克劳学弟尼。

  正文

  托尼斯塔克十一岁的九月一日比他自己想象的要来得快一些。就好像上一秒他刚刚从猫头鹰腿上把录取信解下来,下一秒他就和自己的母亲站在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嘈杂的噪音塞满了他的耳朵。

  小托尼站在母亲的身边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四周的人群,他们都被包裹在蒸汽的雾霭中隐隐约约看不真切,年轻的斯塔克撇了撇嘴,转过神来听自己妈妈的絮絮叨叨。

  “好了,宝贝,你该上车了”特快列车的鸣笛打断了玛利亚的话,她匆匆亲吻了托尼的面颊就将自己的儿子推上火车。在托尼回头预备向自己的妈妈来个飞吻时,一个天降的阿多尼斯闯入了他的视野。

  金发的少年从一片雾茫茫中钻出来,瘦高个子,古希腊雕塑一般英俊的面容,两片薄唇几乎没有血色,但漂亮的眼睛里盛装了一整个爱琴海的蔚蓝。这个男孩规规矩矩的穿着绿色的校袍,这代表着什么托尼当然明白,这男孩是一个斯莱特林,但托尼现在满脑子想的是这颜色真衬他的眼睛。

  然后他看着这个金发少年踩着汽笛声敏捷的跨上火车从他身边蹭过,在焦糖色眼眸和碧蓝海洋相撞的那一霎,托尼看见那汪蓝色里掀起了浪潮。这个陌生人和托尼对视了三秒,他的嘴唇颤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他只是扭过头离开了这节车厢。

  “hey,托尼,快过来,我给你留了位置!”罗德的声音穿过人群有些听不真切。小斯塔克盯着那陌生人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的进了罗德预先占下的包间,他被这不经意的一次相遇挑起了兴趣。

  “他是谁?”刚刚安顿下的小斯塔克迫不及待的向着罗德抛出了他的问题。罗德是去年入学的,他总比自己知道的多。

  “谁?”然而罗德捏着一只巧克力蛙还没搞清楚现在的状况。

  “刚刚那个金色头发的高个子斯莱特林”

  “你是说贾维斯贝坦尼?”罗德好不容易把托尼的描述对上了号。

  “那是个怪人。据说他在收到信之前并不知道魔法世界,但他却进了斯莱特林。最神奇的是,那帮小绿蛇还接受了他,哪怕他的性格温和得像个赫奇帕奇。你为什么会对他感兴趣?”

  “只是好奇。”托尼随口叉开了这个话题。

  “好吧。”罗德耸了耸肩,他从小就和托尼结交,但他从来没摸清过他的想法。

 

  在经过一段漫长到让托尼想从车窗里跳出去的时间后,这辆特快列车终于到了站。

  “我觉得这车应该换个名字。”托尼嘟囔着套上黑袍子。“我没看出它哪儿特快了。”

  罗德忍着笑拍了拍托尼的肩从他旁边挤过去“别那么多抱怨,小少爷,我们礼堂见。”

  托尼目送着罗德爬上一辆没有马拉的马车,突然他又注意到了一颗金色脑袋。是那个叫贾维斯的斯莱特林,他现在正在试图登上一架马车。托尼正准备好好看他几眼,搞清楚他在火车上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却被一帮一年级新生裹挟着拥进了搭船的小路。好吧,他俩在一个学校呢,他总会再找到机会的。托尼搭着船吹风时这么想。

  作为传统巫师家庭出身,托尼对霍格沃兹的分院仪式再了解不过了,但知道是一回事,真正踏进礼堂时又是一回事。托尼.斯塔克毕竟还是个十一岁的小孩子,哪怕他竭力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但盯着星光璀璨的天花板的眼睛里流露的都是喜悦和兴奋。可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一双碧蓝的眼眸死死的看着他,眼中尽是怀念和向往。

  分院帽的歌在新生的激动和兴奋里唱过了,分院仪式的冗长让托尼失去了兴趣,他看着自己面前的队伍越来越短,脑袋里思考着未来的学院生活走了神,他会去哪儿呢?拉文克劳肯定很适合他,毕竟他老爸就是那儿出来的,格兰芬多也不错,他喜欢冒险,赫奇帕奇对他来说有些太温和了,但和他们学院的人当朋友一定很棒,还有什么,斯莱特林?在他的思绪转到斯莱特林时停顿了一下,他想起了今天火车上遇到的那个少年,心口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安东尼.斯塔克。”

  “斯塔克先生!”

  “oh,抱歉女士!”走神的托尼直到捏着羊皮卷的教授大声的叫了他两遍才回过神,现在他听见了礼堂里吃吃的笑声。好吧,都怪那个贾维斯,托尼一边往前走一边暗自咬牙切齿的念着那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的名字,他毫无负担的把自己走神的责任全推给了那个男孩。

  “请坐下,斯塔克先生。”

  托尼按照要求坐在了三角凳上,那顶破破烂烂的大帽子落在了他的头上,然后几乎在瞬间就喊出了小斯塔克未来七年的归属。

  “拉文克劳!!!”

  在如雷的欢呼声中他晕头晕脑的坐在了拉文克劳的长桌边,紧邻着一个同样刚刚分过来的男孩。

  “托尼斯塔克。”他拍了拍那个腼腆得恨不得钻到桌子底下的男孩的肩。

  “你好,布鲁斯班纳。”

  小斯塔克在拍班纳肩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想到这个人未来是他七年的舍友和年级第一的竞争对手。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