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屿屿屿屿

脑洞贼大。偏爱各种不正经AU及神奇拉郎。
杂食党。主法革/音乐剧/MCU/HP
辣鸡文手,更新随缘

于莫#邪教拉郎#

#伪君子与小太阳#

  巴黎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也是无数人梦想中纸醉金迷的圣地,这一点自己早有体会。啊,巴黎,这浮华的都市,这欲望的深渊!它又吸引着多少青年们前仆后继跳进名利场为自己去攻城略地!
  在这大名鼎鼎的销金窟里,我只是那万千少年中普通的一个。神学院的生活告诉我严于律己,扬名立万只能靠自己步步为营,精心谋划。从亨利四世到路易十八都需要教士,黑道袍是穷苦者品尝权利最恰当的制服。
  难得从爵府的繁重事务中抽出身来漫步于巴黎的大街,喧哗的声浪一阵阵撞入耳膜,目及之处尽是大都市的喧哗热闹。孩童在嬉戏,骑着高头大马的绅士得意洋洋穿过拥挤人群,贵妇小姐们穿着华美服饰乘着马车去赴那永远也开不完的跳舞会。
  游移的神思还未收回,自己就已径直与一位迎面而来的先生撞了个满怀。条件反射般换上谦卑面孔弯腰致歉。
“抱歉,先生,十分抱歉冒犯了您,我在思考一些事情。”
当自己抬起低垂眼眸时,对上的是一张欢快的面孔。这位不相识的先生身上带着巴黎罕见的活泼和朝气,毫无疑问,他在拉穆尔小姐犀利的口舌中只能落得轻浮的评价。
  “没关系,先生!人都有想事情的权利!”这位蹦蹦跳跳的小先生并不介意我对他的冒犯,相反,他诚恳的递上一张传单,宣传的是自己从未听说过的一出歌剧。我对音乐并无太多爱好与研究,但在王侯贵族的客厅里音乐与音乐家倒是很受欢迎。我的朋友谢罗尼莫就是很好的一个印证。
  自己将态度放得更加委婉,斟酌言辞对他的推荐做出答复。以权衡利弊的角度来看,任何有益于自己前途的人都值得结交,更何况他与自己截然不同的洒脱神态确实让自己产生了几分兴趣。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与这位先生相谈甚欢,这位在法兰西尚且籍籍无名的小音乐家给我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我得知了他的名字,莫扎特。他的言行也许并不为巴黎那些自诩高雅的人们所接受,但从他轻声哼唱的那几小节音乐来看,他是个当之无愧的天才。即使我不懂音乐。
  西沉的太阳提醒着我该到回去的时候了,晚归对我来说决不是明智的选择。告别这位令人难忘的莫扎特,匆匆将写着自己地址的便条递入他的手中。
  “如果您有需要的话,欢迎来找我。索雷尔随时愿意为您效劳。”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