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屿屿屿屿

脑洞贼大。偏爱各种不正经AU及神奇拉郎。
杂食党。主法革/音乐剧/MCU/HP
辣鸡文手,更新随缘

野心家[于莫于]


2.
  自那天偶然的相遇后,日子在于连看来就过得飞快,转眼莫扎特的歌剧就快在巴黎首演了。出于谨慎考虑,于连并未把那出歌剧的宣传单从圣经里取出来,而此时此刻他正对着这张宣传单发着呆。
  自那天以来,他就像着了魔一样,莫扎特的笑在一直他脑海里徘徊不去。这给他的工作带来了一定障碍,他不得不撕毁好几封公文重新书写,因为他走神时犯下大量愚蠢的语法错误。于连一直在犹豫着要不要去观看演出,毕竟去看一出被主子排斥的歌剧显然不是什么明智打算。
  此时此刻,于连在藏书室里踱步,企图打败自己对那出歌剧的渴望。他甚至打开他的圣赫勒拿岛回忆录,试图以偶像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显然他失败了,而随着上演时间的靠近,他越来越心浮气躁。最后,于连终于忍不住合上了书页,自言自语的对着自己嚷嚷“就这么着吧!去看看那位小先生能演绎些什么,要真一塌糊涂,也正好借此死了心思!”
  既然下了决定,于连索雷尔并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人物。他委托一个对他怀有爱慕之心的侍女去告诉马夫套好马,自己跑回房间换上一身整洁的黑礼服,最后骑着马儿飞也似的赶向剧院。
  马夫望着于连绝尘而去的背影,对着一边刷马的小野孩嚼着舌根。
“您瞧索雷尔先生那副样子,准是在爵府外找了个相好。照他骑马的速度,铁定会摔断了腿让人家给抬着送回来!”

  当于连赶到那家破旧的小剧院时,演出已经快开始了。这和谢罗尼莫演出时金碧辉煌的剧院截然不同,散发着潮湿腐木味的舞台,陈旧的座椅和冷冷清清的观众席。这可不能给人留下多好的印象。于连不自觉的皱了皱眉,他的教养使他并没有转身离开,恰恰相反,他在这门可罗雀的剧院里挑了个隐蔽位置,准备安心欣赏这位音乐家的演出。
  事实证明那位马屁精偶然泄露的那两句对莫扎特才华的赞美并没有夸大。歌剧的演员本身并不算出色,嗓音条件在于连见识过的演员中只能算是平淡无奇。但音乐完全弥补了这个瑕疵,显然,这和巴黎流行的音乐大相径庭。那些洋洋得意的评论家们会对莫扎特嗤之以鼻,但不可否认的是,莫扎特确实是个天才。
  于连对音乐并没有多高的鉴赏力,但他的目光牢牢落到那个激情澎湃的指挥家身上,死死盯着那位莫扎特无法挪开半寸。舞台的光线营造出了完美的画面,莫扎特站在暗处,脸上是一个赤子对音乐最狂热的膜拜。他那头漂亮的金发有几丝被汗黏在了脸上,莫扎特是上帝的宠儿,是耶稣的六翼天使,是于连索雷尔眼中唯一的光芒。
  这出剧不算长,至少在于连看来不算长。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愿意在这儿盯着那位阿尔忒弥斯看上一晚上。但现在是散场的时候了,演员已经对着这寥寥无几的观众谢完幕了。
  于连在昏暗的剧院门口沉默的伫立了片刻。即使他还没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搅乱了头脑,但莫扎特也在他心中刻下了深刻的痕迹了。
  “您还在这儿?”在于连梦里出现的声音此刻真实的响在他耳边了,当他回头的时候,莫扎特穿着演出时的衣服站在剧院的门口,像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对他笑着。
  他不该这么笑,于连暗自在心底想着。这么笑的莫扎特太像教堂绘画中的天使,而他自骨子里散发的叛逆气质又实实在在的证明他是个撒旦。
  “我记得您!”这位徘徊在天使与恶魔之间的音乐家行了个浮夸滑稽的礼,兀自讲着自己的话。“您喜欢我的音乐吗,先生?看在上帝的分上,请给我一个悦耳一点的答案吧。”现在青年唇角的笑容带着点苦涩了,音调里也挂上了几丝委屈与不甘。“您看,巴黎拒绝了我。”
  莫扎特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倒是激起了于连的保护欲。他神使鬼差的拍了拍音乐家的肩以示安慰。

  “您的音乐很棒,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