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屿屿屿屿

脑洞贼大。偏爱各种不正经AU及神奇拉郎。
杂食党。主法革/音乐剧/MCU/HP
辣鸡文手,更新随缘

#镜面内外#一个水仙#

#镜面水仙AU#双Julien

  冰凉的刀锋掠过颈间,当再次睁开沉重的眼皮时,映入眼帘的是无边无际的空白。
  我从未希冀过我会进入天堂,要真有地狱的话,那路西法坠落的地方倒是最适合我的归宿。不过,这地方也不能说空旷,一面雕刻精美的落地镜就放在不远处,这是这儿除了我以外的唯一一样东西。
  无论我到的是天堂还是地狱,这不合时宜的装饰品都不适合搁在这儿。除非,亡灵还得假模假样的整理仪容去赴那死神的跳舞会!
  这镜子也许有什么奥妙,不过此刻这镜子里只映出了一个苍白脆弱的年轻人。紧锁的眉头里刻着迷茫和疑惑。
  目光被青年脖颈上鲜红伤口所吸引,片刻思索后近乎癫狂的笑声不自觉的自喉头滚落,刺破这凝重的沉默。我倒真是昏了头了,连自己的模样都不认得了!这镜子里,明明白白映着的是于连索雷尔的幽灵,一个已逝的罪人的灵魂。
  挪动身体朝着这无用的装饰品更贴近了些,指腹轻轻抵上镜中影像,顺着冰凉镜面缓缓抚摸过那颈间伤口,动作轻柔得仿佛在触摸自己的爱人。光滑触感自指尖传递到神经中枢,我的尸骨早已应该在坟墓里开始腐烂了,而我却在这儿,抚摸这镜中的伤痕。
  这上帝的花环戴在我的颈间倒是件挺不错的装饰品,在死亡面前,锦衣玉食的贵族和污泥里踉跄行进的平民真正平等了。自己费尽心思拼命想甩掉索雷尔这个贱姓,到头来也只换得个上了断头台的下场。
  既然这不知道是天堂还是地狱的地方还没有开始对我的审判,那倒不妨安安静静歇会。我一直都不是个虔诚的信徒,而那所谓的圣父也从未响应过我的呼唤。
  大约过了一刻钟,或许是两刻钟,时间现在对我来说难以判断了,判断它对我来说也没多大意义。那镜中的图像开始变化了,一个将一身黑礼服穿得一丝不苟的青年映在镜中。这禁欲的小神甫看似谦卑,可在他那漆深的黑眸里,对权利的欲望之火熊熊燃烧。
  一个初入名利场的于连索雷尔活脱脱的站在镜子里。

  好大一份礼!上帝是诚心想让我再见识一次自己的堕落模样了。这会儿,自己倒可以扮演个疯子一样的角色了!五指合拢成拳狠狠砸向这脆弱镜面,裂纹自落拳处龟裂延伸,可还没等痛感反馈到手上,这镜子又完好无损的映着索雷尔的模样了。在这场无望的小小反抗后,嘲讽的嗤笑最终演变成歇斯底里的大笑,好一出精彩的喜剧!
  微微歪了一下脖子,手指再次攀上自己颈间伤痕轻抚,对着镜子翘起唇角露出个假模假样的笑。像之前做过无数次的那样弯腰鞠躬对着那位索雷尔行了个礼。
  “欢迎踏入地狱,先生。”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