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屿屿屿屿

脑洞贼大。偏爱各种不正经AU及神奇拉郎。
杂食党。主法革/音乐剧/MCU/HP
辣鸡文手,更新随缘

于莫邪教#爱比死亡更伟大

于莫邪教#假装我有个扎特。
  夜风悄悄拂过,将夜晚的燥热尽数吹走。温柔的明月挂在天鹅绒一样的夜幕之中,花香在这暗夜里悄然浮动,深种心底的爱慕之花已悄然盛开。
  过分的紧张导致手指有些僵硬得不听指挥,抿紧嘴唇一丝不苟理好蓝色礼服上的每一丝皱褶,略显生涩的系好领带,拿起灰蒙蒙的镜子最后一次打量自己这副模样。
  这身衣料对即将要去做的事来说显得有些陈旧了,不过至少还算得上整洁。紧张的抚平自己的鬈发,小心翼翼自怀中摸出一枚素色戒指,手指轻轻摩挲光滑戒面,自唇边漾起笑意。攥紧一束鲜红玫瑰漫步在维也纳的街头,白日鸽子跳跃过的广场现在少了那鸟儿的扰动安静了许多,我的心情倒随着目的地的接近轻松了。我的爱人,我的沃尔夫冈,他就在眼前。
  匆匆扣响广场边那间小屋的房门,轻车熟路寻到他所在的地方。沃尔夫冈半躺在床上,他的手边搁着墨水瓶和羽毛笔,面前摊开着写满音符的稿纸。他半闭着眼,额上全是汗珠。
  “啊,您来了,您还给我带了花儿。”我的爱人睁开了眼,朝着我满心欢喜的嚷着。他接过那鲜红的玫瑰,珍惜的吻上它们娇嫩的花瓣。
  也许上帝缺一个在他膝边歌唱的天使,否则,他怎么忍心让沃尔夫冈忍受这病痛的折磨?自己抛下了巴黎的一切来到维也纳,见到的却是这样一副场面。
  但我从未后悔过,如果可以,我愿付出一切,换沃尔夫冈继续活下去。我的爱人,他是阿波罗的宠儿,是阿尔忒弥斯的爱子,太阳神将他的光辉撒在他的发间,月神自满天星辰中抓起一把星辉,尽数放进沃尔夫冈的眼底。而如今,这轮小太阳缠绵在病榻之上,只剩微弱喘息。
  所幸,自己觉醒的还不算太晚。悄悄在衣角蹭掉手心冒出的汗珠,心脏在胸腔中猛烈的跳动着,似乎要挣脱身体的束缚。极其严肃的面对着这自己生命中的珍宝缓缓单膝下跪。
  “我有话对您说。”黑眸将深情尽锁眼底对上饱含疑惑的蓝眼睛。我知道我的声音在发抖,在我不长的生命里,干这种事儿也是头一遭。
“您知道的。我是个小人,是个伪君子。可是,我爱您,爱得发了狂,没有您,我是断断活不下去的。”嘶哑的声音自我的喉咙里落出来,足以让床上的人听清。
  “我曾经对权势梦寐以求,而现在,我全部的野心和狂想是您。”深吸了口气上前紧紧抓住他垂落在床边的手,坚定的吐出最庄严的誓言。
  “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先生,我,于连.索雷尔,诚恳的请求您与我分享余下的生命。”

评论(3)

热度(27)